当前位置:首页时尚公益 》世界献血者日侧记:献血应该献给平常的每一天

世界献血者日侧记:献血应该献给平常的每一天

作者: 公益时报

发布时间:2012-06-19 11:04

  世界献血者日侧记

  “献血应该献给平常的每一天”

  6月14日,家住北京市朝阳区静安庄附近的李菲菲起了个大早,一番梳妆打扮后,空腹乘车径直来到位于北京三元桥老国展附近流动献血采血点,这位北京林业大学矿产资源专业的19岁大一新生说她要在今天做出件让自己骄傲的事。

  登车、遵照医嘱、挽起右袖、平躺,李菲菲闭起眼睛将头扭向侧方,长长的针管插进右臂,红红的血液流入血袋。

  “啊--疼”,“你是第一次献血吧,捏着球、放松,一会就好。”护士说着。李菲菲“嗯”了一声没再吭声。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记者问。“当然,是世界献血者日,今天对我特别有意义。”李菲菲笑答。

  这是早上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老国展门前的无偿献血车上看到的一幕,当天上午有不少人自发来到这里参加无偿献血。

  6月14日,是第九个“世界献血者”日,这一天全国各地都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无偿献血宣传活动,今年的主题是“每一位献血者都是英雄”。

  民间热情有限

  下午三至四点,记者分别询问了西单采血屋、西单图书大世界两家采血点采血量,得到答复为114和124个单位(200cc/单位)。

  “这个数字与平日相比有一定增长,但幅度不是太明显。今天是星期四好多人都上着班呢,周六、日两天人可能会多一些,但也只在一百出头徘徊。今天是世界献血者日,人数和周末差不多。”西单采血屋科长薛建江告诉记者。

  北京市血液中心的庆祝活动选在西单文化广场举办,硕大的展牌将广场周边圈起,圈内以两条红毯垂直相交象征国际红十字,中间凸显出英雄二字,圈外立起大型签名墙供“英雄”们书写豪气。

  记者看到西单采血屋屋口献血者不断,不少人在还没等协助医生献血的志愿者问完,就直奔献血区。

  “您这不检查下,直接献血?”记者问着一位在京做生意的山东人郭得意。“没事,之前在老家献过多次,来北京二年了也献过,身体好着呢。今天日子特殊一定要赶上。”但郭得意的激动并没为他的献血进程提速多少,随后还是在医生的抽血化验证明合格后,郭得意才得以献血成功。

  “献血一定要有严格程序的,这样才是对自己和他人负责。”西单采血屋一位护士说。

  西单采血屋内4个采血位都坐满的人,医务人员轮换着采集血样,另外的医护人员叫着下一个献血者名字。

  西单图书大世界门前的采血车上,后部采集点3个座位都坐了献血者,医务人员紧张地在为每一位献血者采集,车前部并排坐着5个捐血者,他们刚刚验血合格等待献血,车下方也不断有人前来咨询采血事项。

  在广场上,首都无偿献血志愿者协会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从2008年成立至今已经无偿献血志愿者质量和数量正稳步上升。记者注意到该协会里有一名北京高校学生,从2009年12月12日起至今已有过21次献血记录。

  据西单采血屋科长薛建江告诉记者,平时周一至周五每天差不多有70-80名献血者、周末约有100余名,照此计算一个采血点献血人数每周约为500-600人。记者在查阅由北京市献血办公室印制的《献血指南》后发现,北京市血液中心旗下有近30个采血点,负责供应全北京70%的用血。如每日献血基数变化不大,照此推算北京市血液中心采血量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用血状况反差大

  但就这样一个捐血数字还是不能满足用血需求。

  根据卫生部提供数据显示,2011年1月至9月全国血液采集量增幅为5.8%,与往年相比增幅下跌近一半,在北京、浙江、海南、广西等地,采集量甚至出现了绝对下降。近年来,全国采血量年均增长12.6%,仍然不能完全满足临床用血需求。

  据之前有媒体报道,有很多医院手术临床用血都出现短缺,致使患者不得不延后手术等待血袋。

  6月1日,34岁的陈志云在北京遭遇交通事故,抢救性的开颅手术持续了5个小时,其中一半的时间是在“等血”;6月7日,沈阳一位主任医师无奈地宣布“今日血荒,大手术全停”;6月12日夜里,北京友谊医院外科医生孟化在微博上疾呼“救救孩子”,一个孩子急需血浆及血小板,“以度过急性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32个血液中心、323个中心血站和99个血库共同组成了当下中国的采供血系统。

  北京市血液中心业务科刘长利稍早前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北京的医疗资源相对其它地方是最集中、最突出,临床用血这十几年来都是全国排第一,比其它地方高很多。去年北京临床用血是130多吨。这130多吨血有60%以上都是用于在京居住6个月以下的外地患者,大量患者涌入就诊使北京用血紧张。

  另外,这还与献血者人群、时间也有关系,血液来源主要是街头采集,农民工和高校学生是献血主要群体,受天气和寒暑假期影响,每年春节前后和夏季7、8月份开始出现用血紧张。

  “主要是献血数量少了,加上大量患者想在假期进行手术,必然导致临床用血不够。”刘长利说。

  与此同时有媒体也报道,新医改也是血荒的推动因素之一,“原先一些需要大笔费用、大量用血的病,如肝脏移植,新医改后都能治疗了,血荒也就加剧了。”血库业内人士说。

  民众意识仍有待提高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记者问刚来到这里的中国食文化研究会李留柱。“不知道,我下班从这路过,不过我是来献血并参加志愿者组织。”李留柱腼腆地答道。

  记者在西单采血屋和西单图书大世界门前采血点随机询问了10名前来献血者,其中有7人不知道6月14日为“世界献血者日”,有3人表示以前献血时就知道。

  首都无偿献血志愿者协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协会从2008年成立至今已经招募大量无偿献血志愿者,面向社会宣传、招募、服务、关爱着无偿献血者,首都无偿志愿者志愿者数量正在稳步增长。

  早前卫生部医政司分管血液管理工作的郭燕红副司长向媒体表示,我国无偿献血的基础比较薄弱,最新统计的结果显示,我国大陆2011年人口献血率只有9‰。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一个国家人口献血率达到10‰-30‰的水平,才能基本满足本国临床用血需求。目前,香港和澳门的人口献血率分别为30‰和23‰,高收入国家为45.4‰。

  同时郭燕红还坦言,我国尚未形成无偿献血的良好社会氛围,部分群众甚至仍存在“献血有害健康”的认识误区。此外,个别特殊时间造成的消极舆论也误导了群众。

  《公益时报》与搜狐网近期联合推出《益调查》:“是否担心血荒成常态化”。调查提及现阶段大家是否愿意主动无偿献血时,75.44%的网友不愿意,他们表示对现行的献血机制并不满意,也缺乏信任。但也有13.58%的网友表示非常愿意,会去无偿献血。有部分网友表示愿意无偿献血,但平日里想不起来献血,也许真的是“血到用时才想起”。

  记者在离开当天庆祝“国际献血者日”活动现场时,恰巧碰到了来自埃及的四口之家在英雄墙上签名,男主人埃塔(音译)表示,“这个节日在埃及很普及,献血应该献给平常的每一天”。

  作者:张明敏